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防腐前沿 > 清風文苑

永不磨滅的紅色激情 ——冕寧縣脫貧攻堅作風建設記


來源:涼山日報 時間:2018年07月31日 【打印】【關閉

  啟:脫貧攻堅再攻堅

  2018年,是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,這是脫貧攻堅思想建設再發力!

  風生于地,舞于松柏,疾行于山,充盈于野……脫貧攻堅作風建設,就如同這起于大地的風,勁吹冕寧大地。

  年初,冕寧縣委、縣政府與全縣38個鄉(鎮)和59個縣直部門層層簽訂責任書,明確黨委(黨組)主體責任。同時,《冕寧縣鄉(鎮)黨委、政府和縣直部門主要負責人向紀委全會述責述廉實施方案》出臺,這是冕寧縣干部作風建設的一項頂層設計,根據這個規定要求,各鄉(鎮)、各部門主要負責人要向紀委全會述責述廉、接受民主測評。

  建章立規,編織作風建設的網絡。冕寧縣委、縣政府把作風建設作為脫貧奔康的工作常態,制定出了相互配套的作風建設各類管理辦法。2018年,就連續出臺了《中共冕寧縣委繼續抓好脫貧攻堅工作的決定》、《問題整改方案》等方案。在這些規章制度中,特別強化了縣鄉(鎮)黨委政府、村兩委主體責任和幫扶單位及部門、駐村干部的幫扶責任。

  脫貧攻堅精準幫扶到人,作風建設精準鎖定問題。一系列的作風規章制度的出臺,為打造冕寧干部隊伍制定出了鐵的紀律。

  “督察組查到鄉政府無人值守,群眾辦事找不到人……,作為黨委書記,我負主要責任。”在《冕寧縣鄉(鎮)黨委、政府和縣直部門主要負責人向紀委全會述責述廉實施方案》出臺后不到半年的6月,6名黨組織書記在全縣干部大會上一一登臺,為督察組發現的問題做檢討。

  治理為官不為、庸懶散浮拖、不作為慢作為……一系列的專項督查,精準鎖定干部作風建設的各類問題。今年,有35名相關人員因為在農村公路建設、脫貧攻堅等工作中不作為而被問責。而那些“上班磨洋工”、“卡點上下班”看似很小,卻在時刻侵蝕干部作風的所謂“小問題”已經銷聲匿跡。

  承:建在村口上的監督臺

  把規章制度落在基層,把頂層設計伸展到鄉村!

  在彝海鄉結盟新寨村活動室門邊,掛著一個冕寧縣紀監委設置的黨風廉政建設舉報箱。

  “你不要小看這個箱子,這就是設在我們門口的監督崗。”彝海鎮黨委書記王棟說。

  王書記講了一個發生在他們鄉的事。有一天,有村民反映說鹽井村正在修的那條道路有質量問題,因為當時忙于村里的選舉,忙于各村的選舉工作,沒有及時回應。殊不知,村民們看到鄉上沒有回應,就直接把舉報信投到了村口的舉報箱里了。縣紀委得報后立即帶勘查隊來進行路面勘查,發現道路確實存在質量問題。

  同樣,在和愛鄉“縣扶貧資金監督中心舉報箱”剛掛出不久,就在貧困村拉姑薩村的舉報箱內發現實名反映“村支部書記張興亮在扶貧中不公平、不公正等問題”的舉報信件。縣紀委立即進行調查,發現張興亮確有違紀事實,目前,這個村支書已經被查處。

  “實在太感謝了,要不是你們,這錢是不可能拿回來了”。一位60多歲、來自和愛鄉的村民“老王”和他的兩個朋友一起向冕寧縣紀委送來一面錦旗,感謝紀委幫他們追回了被張興亮截留7年多的19.05萬元血汗錢。

  今年3月以來,冕寧縣搭建縣、鄉(鎮)、村三級監督網,在貧困群眾家門口設置了79個扶貧資金監督舉報箱,上下聯動、層層把關,盯死看牢扶貧資金,看牢扶貧“造血錢”。三級監督機構層層聯動,多點互動,重點對在建項目全程跟蹤監測。自三級監督工作啟動以來,冕寧縣紀檢系統收到群眾反映信件20余封,

  對三個建檔立卡貧困村的八名村組干部進行立案調查,移送司法機關一人。今年1至5月,冕寧縣紀委立案查處違紀違規案件43件,同比增長236%,其中查處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案件28件,占立案總數的65%,收繳違紀資金70余萬元。

  轉:三次眼淚的故事

  作風建設,就是要把干部、群眾的心緊緊地貼在一起!

  村支書的眼淚——

  “我再也不敢失敗第二次了。”彝海鄉海子包包村支部書記馬強。說這句話的時候,他的眼中泛起了淚光。

  是啥子事情讓這位村支書如此激動?原來,這個村去年上了一個產業項目——羊肚菌種植。當時請來的專家和企業在考察村里的種植情況后都一致認為,這里適合羊肚菌種植。于是,村里用產業扶貧資金啟動了羊肚菌種植。但天有不測風云,羊肚菌的種植失敗了。

  “真的很心酸!看著大家失望的樣子,心里真的有說不出的滋味!”

  失敗,沒有讓鄉村的干部趴下。

  咬緊牙關,他們再啟程。羊肚菌失敗后,他們又啟動了花椒、海椒種植業項目和牲畜養殖項目,通過“合作社+農戶”的模式帶動村民致富。同時依托這里紅色旅游產業帶動精準扶貧。將農業和旅游業融合起來發展,成為海子包包村發展的新路子。

  這是一條全新的發展思路。

  讓作風建設在村村寨寨落地生根,關鍵就在于要轉變工作作風,適應脫貧奔康的需要。羊肚菌事件,讓彝海鄉的干部有了深刻的體會。

  紀委書記的眼淚——

  金林鄉大杉村的村民今天都還記得縣紀委書記范洪春那次的眼淚。

  2017年底,范洪春到大杉村檢查這個村的脫貧攻堅工作。黃昏時候,他在村里遇到村民惹尼牛加。此時已近冬天,惹尼牛加腳上的拖鞋引起了他的注意,范洪春叫住了惹尼牛加,詳細詢問她家的情況。

  原來,惹尼牛加是“五保戶”,一家三個殘疾人,老伴已經70多歲了,還在山里面打柴,解決過冬取暖問題。當他聽到惹尼牛加的要求只是想要一雙鞋時,范洪春心酸不已。他拉著惹尼牛加的手,眼淚在不知不覺中落下。這一幕,被過路的村民看見了。

  “縣里的‘阿木科’拉著惹尼牛加哭了!”村民們都跑過來驚訝地看著這個掉眼淚的“阿木科”。

  但接下來,村民看到這個幾天來一直溫文爾雅的紀委書記發火了!范洪春把鄉村干部找來,只問了他們一個問題:“怎么還會有生活這么艱難的村民?你們是怎么工作的?”

  現在,村里幾戶像惹尼牛加情況的家庭都已經搬進了新房。而對不作為的干部,冕寧縣敢于亮劍,經過對這個鄉領導干部工作的綜合考評,縣委做出決定:鄉主要領導免職!

  村民的眼淚——

  吉克木呷,一個在山東打工多年的村民。但由于妻子的身體不好,打工掙的錢都給妻子看病了,沒有攢下多少錢。當他回到大杉村時,等待他的是家徒四壁的家——吉克木呷被列為貧困戶。

  那時候,茫然的吉克木呷家里開始人來人往——鄉領導來了,村干部來了,再以后,吉克木呷家的入戶路修好了,廁所修好了,廚房修好了,一家人日子也漸漸好了起來。

  “說起去年的這個時候,真是把干部們累慘了”。吉克木呷記得,修建入戶路時,修建改善住房時,村干部些天天往這里跑。

  一天清晨,吉克木呷起床剛剛打開門,就看見包村的副鄉長羅小東、村支書胡從兵等一群干部已經在門外。他們是來幫助施工隊搬磚,搬水泥干活路的。這一天,村干部們一直忙到晚上快11點才回去。第二天、第三天……在吉克木呷改建廚房的那些日子,鄉村干部們天天都這樣,一大早就來,很晚才離開。

  “他們甚至連我家的飯都沒有吃一口!”回憶起那些日子,吉克木呷這個曾經走南闖北的彝族漢子,說著說著眼淚便流了下來。

  現在吉克木呷也努力為村里的發展盡自己的一份力。因為長期在外打工,他把自己在外面學到的好的習慣帶了回來,成為村里養成好習慣,形成好風氣的帶頭人。

  干部群眾的關系就在這樣的一次次水乳交融的碰撞中越來越融洽——

  縣紀委的駐村第一書記龐忠麗被村里的小孩稱為糖果阿姨,因為她每一次回城都要帶些糖果給孩子們;彝海鎮黨委書記王棟是一個漢族,卻操著一口流利彝話和村民交流。

  大杉村村民翁工木呷有一本隨時都揣在懷里的本子,里面有詳細記錄村里從2016年開始,自己在村里領取幫扶物資的清單,有領取資金的數額、物質的數量、幫扶單位的名字等等。在這個本子的扉頁上,他工工整整地寫下了四個大字——“貧困幫助”。他說,要把這個本子傳下去,讓后人都知道,今天的生活是咋個來的。

主辦單位:中共涼山州紀律檢查委員會 涼山州監察委員會
Copyright ©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備17015787號
江苏快3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