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涼山綜合要聞

各界群眾齊聚西昌,悼念木里火災犧牲英雄 “木里人民永遠記著他們,永遠!”


來源:四川日報 時間:2019年04月04日 【打印】【關閉

4jiaodian5.jpg

月城仲春,悲傷成海

4月2日晚,第二批6具英雄遇難者遺體運抵西昌,大批市民懷著悲傷的心情,自發在街頭送行,向犧牲的英雄致敬。4月3日,記者在現場看到,去往西昌市殯儀館的免費擺渡車上擠滿人。他們中,既有西昌市民,也有從祖國四面八方疾馳而來的昔日戰友等。他們聚在這座“月光之城”,或肅立默哀、或齊聲高歌、或敬獻哈達,只為送別英雄最后一程。

獻給英雄的橘子

3日一早,就有西昌市民前往市殯儀館悼念在木里大火中遇難的勇士。

殯儀館位于西昌市北郊的姜坡路,距離市中心差不多10公里,沿途的街道上,掛滿了白色的花朵和黑色的橫幅“英雄,一路走好”“撲火英雄永垂不朽”……

為避免堵車,有關部門對通往殯儀館的道路上實施了臨時交通管制,市民只能步行或乘坐擺渡車前往。

在祭奠室前,人們排著隊,獻上鮮花,再鞠躬致敬。鮮花擺滿了殯儀館外的走廊。一片花海中,放著一個塑料袋裝著的幾個橘子。經過努力尋找,記者找到了送橘子的人,她是一位來自美姑縣的彝族媽媽吉潑莫日左,今年65歲。

得知戰士們為救火而不幸遇難,她悲傷不已,專門坐大巴,來到西昌市區,悼念這些勇士們。

“為什么要帶幾個橘子,而不是一束花呢?”記者問她。“我就覺得娃娃們口渴得很,就買幾個橘子送他們。”話沒說完,吉潑莫日左又開始掉眼淚,“你們一路走好啊,娃娃們!”

“90后”老兵送別“90后”小兵

下午2點40分左右,人群簇擁中,一男一女左右攙扶著一位老人,拄著拐杖,一瘸一拐緩步走來。老人深藍色外套前,印著“抗戰老兵”幾個大字,脖子上還掛著勛章。

他身后的孫媳婦何女士介紹,老人名叫周祿生,今年已97歲了。他祖籍湖南,曾參加長沙保衛戰、衡陽保衛戰。他們家就在離殯儀館不遠處的高枧鄉中所村8組。

“父親耳朵聽不見了,行動也很不方便,但他堅持要過來送一送這批‘90后’英雄。”女兒周開秀攙扶著老人說,得知英雄遺體運達西昌后,老人希望能親自來送別這群年輕英雄。“他說他也是當兵的,有一種特殊的感情。”

當他們一家人來到靈堂前時,志愿者告訴他們,靈堂還沒布置好,暫時不能進去。老人就靜靜地肅立在靈堂門口,眼睛望向里面,久久不愿離去。

周開秀說,父親雖然年齡大了、走不動了、耳朵也聽不見了,但他心中十分明白,內心充滿著對英雄的敬意。“明天的追悼會我們還計劃帶他去參加一下。”過了十多分鐘后,一家人扶著老人,緩緩地、不舍地離去。

靈前放歌送戰友

“這是一個晴朗的早晨/鴿哨聲伴著起床號音/但是這世界并不安寧/和平年代也有激蕩的風云……”下午四點左右,殯儀館外響起了整齊的歌聲。200多名退伍老兵從祖國的四面八方趕來為昔日戰友送行。

雖然老兵們已不再服役,但是我們能從他們堅定的眼神和有力的唱腔中,讀出那份堅定和力量。其余在場的人自動退后,也跟著大聲唱起來。

“一二一、一二一。”在有序的指揮下,老兵們每人手握白花,排成整齊一列,一 一敬獻。活動結束,幾個退伍老兵站在幾輛客車旁聊天。一名退伍老兵25歲,在成都上班,“我退伍的時候就是他們(一些犧牲英雄)入伍的時候,感慨啊。”

“這次來的退伍老兵,大多和英雄們是戰友。當時聽到失聯消息后都不愿接受。后來我們通過微信群組織到一起,開了20多輛車過來,送戰友最后一程。”一位退伍老兵說。

負責組織這次活動的一名退伍老兵介紹,后續還會有戰友過來,總數大概有600多人。所有退伍老兵計劃參加了4月4日的紀念活動再離開。

藏族姐妹為英雄獻上哈達

54b03e4b5170986b0d85486e1c183985.jpg

臨近傍晚,四位身著輕便衣裳的女子從祭奠擺渡車上下來,她們是朗杰祝瑪、吉克美美、白馬曲珍、扎西央宗,均來自木里縣。

她們徑直走向群眾祭奠服務點,四人分別從各自挎包中取出一條長長的哈達,獻給這些可愛的英雄們。

今年38歲的朗杰祝瑪扎著馬尾辮,身穿白色襯衣、黑色長褲。“我的老家就是發生火災的雅礱江鎮立爾村。”她眼噙淚珠回憶,火災發生第一時間,當地就組織力量參與救援,雖然具體情況自己不是很了解,但是祭奠英雄,她義不容辭。

“我們幾個都是好朋友、好姐妹,自發相約過來的。一路坐汽車,下午才到西昌。”朗杰祝瑪告訴記者,哈達是藏族人民表達心意的一種方式,象征純潔、潔白。“上面的圖案寓意平安。希望他們的家人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。姐妹們說,家鄉還有一批人,陸陸續續趕來祭奠,為他們祈禱。‘木里人民永遠記著他們,永遠!’”(記者:梁現瑞  王代強)

主辦單位:中共涼山州紀律檢查委員會 涼山州監察委員會
Copyright ©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備17015787號
江苏快3开奖历史记录